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帝爱天下的博客

集微爱,善天下!为改变生活而努力创业! 跟着有价值的人,路才能走得更远,更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煎何急:细数中联三一“掐架”史  

2013-10-29 12:45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/识局智库之十里桃花(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

 

风起青萍之末,却已没有人能说得清,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之间的恶斗,最初的小火苗究竟从何燃起。

这对同城“夙敌”,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“一山难容二虎”。在市场争夺、营销手段、并购扩张等各方面,两家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短兵相接和交锋的姿态。并且从某一个时间节点开始,“恶化”为在传统媒体、自媒体平台上不加掩饰的情绪对抗。

仅以2012年为例:当年2月,三一收购德国混凝土巨头Putzmeister,中联随即表示自己才是最早拿到发改委“并购路条”的那一个;4月,三一高管透露混凝土设备竞争疯狂,其对手在四川大范围锁机。而中联则反驳三一才是零首期罪魁祸首,并否认锁机;

7月,三一旗下多个事业部爆发裁员风波,有人指是“其竞争对手派出的律师指导策划、导致事态扩大”;9月,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主动重提事发近一年半的“行贿门”,为竞争对手所炮制,目的是阻击三一H股发行;

11月,一份名为“三一重工涉嫌派遣间谍和技术手段窃取商业秘密”的帖子流传,出自中联重科OA系统资料;同月,三一宣布职能总部搬迁至北京······

尽管工程机械圈内都知道这两家行业大佬怨仇纠缠,却也不曾想到今天的剧情会发酵至一场全民关注的公共事件。

关于程序正义和媒体节操的讨论已有很多,识局君不敢妄议,只希望从产业层面,通过梳理这两家知名企业的掐架史,为读者展现一场非典型、又典型的中国式商战。

 

短信门

2006年,江苏无锡一台44中联泵车在施工时发生臂架断裂事故。中联在官网上表示,某些竞争对手针对产品客户群利用手机短信等传播手段,将含有“中联违规操作导致事故”内容的信息发送至客户手中,蓄意扩大中联产品的负面影响。

 

间谍门

20092012年,三一重工三次被指陷入“商业间谍案”。有网帖将几年来三一重工的所谓间谍手段一一列举,其中包括雇佣黑客组织、发展高校毕业生窃取技术等,其中事实有待考证,但确定的信息是,201211月,三一重工的员工黄镜明、刘兵分别因涉嫌“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”和涉嫌“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”被依法拘留,后又被保释。

三一同样称自己饱受“间谍”之苦。梁稳根称,由于担心被监听,他通常不在公司召开重要会议,实在迫不得已,会选择在办公室外露台上或者一处池塘中央的亭子内开会。“只要有电器的地方,他都不敢开会。”

 

行贿门

20114月,一篇以“离职员工”的名义散发的帖子,将三一重工及其新疆分公司的内部文件上传网络,指控其以“业务费”和“春节公关费”为名义涉嫌行贿近600万元。三一市值于消息次日蒸发近60亿元。

中联反复强调与公司毫无关系。三一集团总裁向文波称“这不是一般新闻事件而是法律事件,这是历史上对三一打击最为凶狠的一次。”

20129月,向文波微博自曝该次事件为竞争对手所炮制,目的是阻击三一H股发行。

 

收购门

20089月,中联全额收购了意大利混凝土机械装备制造商CIFA的股份。

201011月,中国工程机械代理商年会上,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没有指名地爆料称:一场收购“原本只需要20亿元的成本,最后花费了50亿元”;

中联重科副总裁郭学红否认向的说法,同时爆出并购内幕:三一曾想出资1亿欧元,向中联购买并购资格,被中联拒绝,后来三一又找本地政府部门要了补偿。——三一获得湖南省发改委的承诺:“下一次国际并购优先支持三一”。

20122月,三一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,中联表示三一没有“路条”却违规收购——2011底,中联重科拿到国家发改委的收购“路条”,但三一抢先与德方签订了协议。

 

微博门

20124月,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微博点名:竞争对手“中~”开始在四川大范围锁机,看来疯狂后的死亡开始来袭······“我真不知道詹老板和晓非先生想要干什么了,国有资产也是资产,股民的钱也是钱啊!经营要理性,不是赌气。”

中联重科副总裁陈晓非随后回应:“近闻梁先生种种评论,无奈开博发声。中联混凝土机械连续半年超越,引得先生关注,实乃我之荣幸。三一在市场上的激进行为历历在目,同城兄弟,相煎何急。惜自律公约尚温,凿凿之言已至。盼林河先生勿将挖掘机行业之乱象引入我混凝土行业,先习做人,再思做事。”

 

搬迁门

20121121,三一董事长梁稳根突然宣布三一迁往北京的决定,原因即在湖南不堪竞争对手之扰。梁称一直身处于被不实举报、谣言和负面报道冲击之中,行踪被监视会议被监听。

1129,一篇《三一恨别长沙》的长篇报道问世,披露内容包括“梁稳根之子接待温总时曾遭绑架”等劲爆信息,中联董事长詹纯新的家世(其父曾担任湖南省高院院长,岳父曾任湖南省委副书记)也被点出。

中联重科声明称上述文章严重违背事实。

 

举报门

20131月,港媒刊登《匿名信指中联重科夸大盈利》,举报中联重科财务造假,中联重科否认。针对此事,三一重工高管称谁逆行业大势就是行业大盗。对于匿名信的来源,部分人认为是三一重工所为,三一回应称没那闲心。

几乎同时,“三一重工借搬迁北京掩盖变更会计政策”的传言流出,同样遭到官方否认。对此,三一重工向文波微博质疑“造谣有底线吗?!”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回应“做人有底线吗?”

 

没有合作,只有颠覆 

双方也有短暂的握手言和的时刻。早在20118月,湖南省政府为协调中联和三一之间的恶性竞争关系,组织了一个签署行业自律公约的座谈会,在湖南省省长徐守盛的见证下,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和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签字并握手。但之后的事实证明,两家还是斗得天昏地暗。

而回到一切的开端,这本该是两个相当励志的企业故事。

1989年,梁稳根等人筹资创立湖南省涟源市焊接材料厂,是为三一前身。1992年,三一将总部从涟源迁往长沙。200373上市,成为中国股权分置改革首家成功并实现全流通的企业。

同样是1992年,刚任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副院长的詹纯新,带领7名科技人员,借款50万元挂牌成立中联公司。之后,通过实现与市场、资本和国际化对接,中联也发展成为混凝土机械领军企业。

中联为国企,三一为民企,前者通过逐渐并购实现核裂变式的发展,而三一则单干走上一条内生式发展的道路。企业战略方向不同,领导人行事风格也不一。很多人在对比中联三一两家企业时,也自然将詹纯新和梁稳根两位标志性的领军人物放在一起比较。

印象中,如同其他大多数国企领导人一样,詹纯新在公众面前的姿态是不喜曝光、一贯低调的,偶尔在公开场合论及两家关系,他这样说:“世界50强机械设备制造企业,有两家同在一个城市中,这是绝无仅有的。但这不是一种现实的无奈,恰好,这是湖南工程机械的幸运。”——你可以理解成官样表态,也可以理解成大气。

相比之下,梁稳根则“不淡定”许多。去年11月,中共十八大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。此前被媒体热炒,有望成为民营企业家进入中央委员会中的第一人的梁稳根,并没有出现在该名单中。与会期间,他表示:“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”、“我生1000次,都希望是在中国;死1000次,都会是在中国。”——你可以理解成豪迈,也可以理解成雷人。

值得玩味的是,不管是三一还是中联,双方一直体现的都是受害人姿态。梁稳根称自己“不堪其扰”,但据知情人士给识局君透露,面对两家缠斗,外界认为“背景很硬”的詹纯新私下也曾压力大到情绪崩溃。

在中国做企业,处处面临着更为激烈的竞争,但不管国企还是民企,还是有对同行最基本的尊重,再不济也得给政府这个“中间人”一些面子,所谓竞争中求合作,合作中有竞争,才是正常业态。像中联与三一这样完全撕破脸,没有合作、只有颠覆和取而代之而后快的同行,可谓少之又少。

所以当三一说,其核心价值观为“先做人、后做事,品质改变世界”,中联说,其企业文化核心理念为“至诚无息,博厚悠远”时,真不知世人看到了有多少。


相煎何急:细数中联三一“掐架”史 - 识局智库 - 识局智库的博客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